<address id="dxfjn"></address>
    <ins id="dxfjn"><menuitem id="dxfjn"><font id="dxfjn"></font></menuitem></ins>
      
      
      <span id="dxfjn"></span>
      <noframes id="dxfjn">

        你的位置: 鄉村閱讀網 > 現情 > 螢螢眾生
        《螢螢眾生》最新章節 螢螢眾生萬應應李青山全文閱讀

        螢螢眾生 小敘

        主角:萬應應李青山
        主角是萬應應李青山的小說是《螢螢眾生》,它的作者是小敘寫的一現情類小說,文中的現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鳳姨來到餐廳廚房端回家一碗湯,“這節骨眼也看哪些男人女人,再說你萬長林并不是說能想要開個嗎?大哥來來....
        狀態: 連載中 時間: 2022-10-13 15:09:01
  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    • 章節預覽

        第一次接觸特別厲害的陰陽先生,是在2006年,我13歲。

        九月,村里的嬸子們在我家院外一走一過的閑嘮嗑,念叨李家老爺子撞邪的事兒。

        “李青山這回可是花了血本,千里迢迢從京中城請來的大師,叫謝三爺,號稱鬼見愁,人家咋來的你們知道不?坐飛機??!”

        “媽呀,那飛機票聽說都成貴了,李家這回光報銷路費不就得干出個千八百塊呀!”

        一位嬸子咋舌,“這要給老李頭看好了行,沒看好這錢不又白扔白瞎了么?!?/p>

        “你看你們這點見識,那是飛機!帶翅膀滴!擱天溜幾圈,千八百塊的都不夠油錢?!?/p>

        接茬兒的嬸子見多識廣道,“李青山不是早就放話了?只要能保住他爹的命,錢不是事兒,說一千道一萬,還是咱村老蔡道行不夠,否則李青山還用去外面請人嗎?老蔡咔咔給解決了多痛快?!”

        “他李嬸兒,話不能這么說,老蔡都七十多啦,堂口早就傳給他閨女了,上回我找蔡姑看事兒,只管小兒虛癥了,再說老蔡出馬時也很少打邪,白仙兒奶奶主攻的還是治病,這玩意兒可不敢隨便比劃?!?/p>

        “唉,我就是覺得這錢老蔡不掙太可惜?!?/p>

        “可惜啥?要錢還是要命……”

        人聲漸遠,我正在院里寫作業,耳朵有一搭沒一搭的接收。

        最近每天都有人路過談論李爺爺家的事兒。

        沒轍。

        誰叫我家就在去李家的必經之路上。

        說起來,李爺爺這事兒真挺邪乎。

        我們村一直有個小廟,就在村西頭的大地旁,半人多高,青磚瓦片搭建。

        一般在別的地方見到這種簡易小廟,多會認為是土地廟,我們村這個則不然。

        村里老人說它是野廟。

        里面住的全是孤魂野鬼。

        從我記事起,小廟就是村里難以忽視的一部分,它時不時就會刷下存在感。

        每年的清明前后,或七月半左右,它在深夜里就會發出男男女女的唱戲聲。

        好似有人在廟前搭了戲臺,拉弦打檫聲伴著各種唱腔能飄蕩出老遠。

        小廟還就在大地旁,去種地都會路過,地里經常會翻出骨頭。

        骨棒骨渣就算了。

        運氣好的都能撅出個骷髏頭玩四目相對。

        別問害不害怕。

        麻了。

        小廟存在的年頭實在太久。

        比村里一些老人的輩分都高。

        據說民國時有一個戲班子深夜路過村子,那年月兵荒馬亂,他們途徑此處遇到了胡子。

        戲班子不但被搶光了錢,命也沒了,暴雪后,尸身便被覆蓋。

        時隔多日,才有過路的村民發現異常。

        他納悶兒咋憑空多了些土丘,撇開浮雪,這才看到橫七豎八的尸體。

        每一具都死不瞑目,瞪著灰白的眼珠子,眼角還有血痕。

        死前好像還唱了戲,臉上畫的油彩,凜冬下觸目驚心。

        恐怖的尸相差點送走發現他們的村民。

        打那以后村里就常有怪事發生。

        半夜會有人急促的拍門喊救命,開了門壓根沒人。

        最詭異的是即使房門大開,門板還會哐哐響個不停,求救聲近在眼前愣看不到人影兒。

        沒多久,橫行鄉野的胡子就在村西頭的大地里接連暴斃。

        本以為作惡多端的一死,事兒就消停了,誰知敲門聲還在繼續。

        村里人受不住,請出蔡爺爺的爺爺幫忙處理。

        蔡老爺子接觸后就說戲班子的怨念太重,屬于強煞。

        他的道行滅不了,硬來的話不但容易禍連他蔡家后人,對村里的風水運脈也有影響。

        思忖再三,蔡老爺子決意求得共存,給亡靈們蓋間小廟,算是將它們安撫住了。

        近百年下來,小廟便用戲文聲陪伴了我們村里幾代人的成長。

        反正它唱它的,我們得生活我們的。

        別村孩子要不聽話可能被家長拿大灰狼嚇唬,被大灰狼叼走啥的。

        我們村就簡單粗暴多了,哎不聽話就給你扔小廟!

        比大灰狼好使,管小孩兒是一溜溜的。

        本以為我們會和小廟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的共處下去。

        誰知它前段時間不知被誰潑了黑狗血。

        缺德的還就潑了一碗!

        窮撩閑似的!

        李爺爺那邊就跟著中招了!

        準確來說,是李爺爺中招后,李家人發現小廟里被潑了血。

        大概是一星期前,李爺爺去吃了場酒席,回家就一睡不醒。

        李家人琢磨別是老人喝酒導致了心腦血管疾病,畢竟村里就有老人是酒后腦梗腦出血啥走的,李青山著急忙慌就要給老爹送醫院,哪成想老頭一被抬起來,閉著眼就唱上了!

        哼哼呀呀的唱腔大家都熟,我們村的深夜專屬搖籃曲。

        李家人心照不宣的將李爺爺放回炕上,就近去請了蔡爺爺。

        蔡爺爺很快揪出癥結,根兒就出在小廟,這情況一看就是沖撞到了。

        事兒明擺著,廟里本來就有臟東西,人家百年下來也沒再鬧,時不時的開開嗓兒而已。

        如今被潑了黑狗血,等于被熱油迎頭澆灌。

        刺啦!

        油嘣了。

        他們疼了。

        李爺爺就被上身了!

        至于這缺德帶冒煙的事兒是誰干的,為啥偏偏上李爺爺的身,蔡爺爺推不出來,直言解決不了,催促李家人趕緊去請有能之士,這種情況堪比猛鬼出籠。

        若是不盡快解決,李老爺子不但會一命嗚呼,平靜了近百年的村子將再次面臨怪事登門。

        半夜再有人來敲門喊救命咋整?

        你開不開門?

        一但這回臟東西不講文明懂禮貌了,直接爬窗戶進來坐你家炕邊了呢。

        李家人如臨大敵,顧不得去琢磨怎么被纏上的,首要是先去解決。

        先生這一找,李爺爺也跟著鬧上了。

        二十四小時不停歇的唱呀。

        邪祟沒等送走,李爺爺見天的嚴重了。

        不說話。

        各種上活兒。

        一會兒是青衣,輕舞水袖,腰身婀娜。

        一會兒是刀馬旦,拎著個拖布棍子當紅纓槍。

        手還能無實物的撫摸雉尾,活脫脫一個穆桂英!

        不僅如此,他還會各種小磋步,在屋里繞著圈跑,手好像提著腰帶,腿踢著跑。

        方寸之間,愣是讓李爺爺跑出個大刀闊斧之感。

        咱雖然沒瞅著,別著急,有的是人路過我家院外念叨。

        說的那李爺爺就像在我面前亮相一樣!

        小說《螢螢眾生》 第1章 起因 試讀結束。

        書友評價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  欧美黄片在线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dxfjn"></address>
          <ins id="dxfjn"><menuitem id="dxfjn"><font id="dxfjn"></font></menuitem></ins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<span id="dxfjn"></span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dxfjn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