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dxfjn"></address>
    <ins id="dxfjn"><menuitem id="dxfjn"><font id="dxfjn"></font></menuitem></ins>
      
      
      <span id="dxfjn"></span>
      <noframes id="dxfjn">

        你的位置: 鄉村閱讀網 > 都市 > 蓋世狂龍
        《蓋世狂龍》最新章節 蓋世狂龍江炎舒云全文閱讀

        蓋世狂龍 沖沖沖爆款

        主角:江炎舒云
        主角是江炎舒云的小說是《蓋世狂龍》,它的作者是沖沖沖爆款寫的一都市類小說,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曾經江炎為女友頂罪入獄五年,而今出獄,暗世界第一軍閥、東中第一豪商紛紛恭敬相送!但是,總有人有眼無珠....
        狀態: 連載中 時間: 2022-09-30 16:20:27
  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    • 章節預覽
        “恭送江爺出獄!我手下八萬精銳,以后全聽從您的調遣!”

        雪原冰獄。

        金戈鐵馬,踏破無數國家的暗世界第一軍閥沖著江炎恭敬俯首。

        “江爺,弟兄們知道您是做大事的人,籌集了萬億資金,萬國銀行任您取用!”

        富可敵國的東中第一豪商大手一揮,諂媚討好。

        凱撒摸著被江炎打瞎的獨眼,也趕緊上前。

        “血煞門千萬門徒,從今以后就江爺馬首是瞻!我門中血圣女莎曼莉日夜苦守,等您寵幸!”

        血煞門一出,在場眾人倒吸一口涼氣。

        制造無數恐怖事件,讓各國聞風喪膽的血煞門老大,誰曾想進監獄第一天,就被這個青年一拳打服。

        江炎淡淡瞥向角落里一人。

        那人身影一顫,呼啦就給江炎跪下。

        “撒旦降世,魔威浩蕩,一統天下??!”

        他的身上,竟是穿著教皇的衣服!

        江炎哂笑一聲,放過這個被嚇破膽的老頭子。

        神情淡然,環掃眾人。

        “你們不必在這里獻殷勤想要我網開一面了……我今天雖出獄,但以后這里還得嚴守我的規矩!”

        “如若被我知道,有人挑釁滋事,殘殺無度,就算逃到天邊,我也必殺之!”

        殺氣凜冽,凝固空間。

        “是,江爺!”

        眾人心中一凜,急忙俯首。

        而監獄里某些,本來因為江炎要走而興奮的人,心頓時拔涼一片。

        在這雪原冰獄,誰都知道修羅江炎,最不好惹。

        每一個人都在他手下流過血,嘗過生不如死的痛苦。

        如果可以,他們巴不得掌聲歡送這個惡魔趕緊走!

        “行了,以后你們就老實呆在這里贖你們的罪?!?/p>

        “要是以后能減刑出去,歡迎你們去東市找我,我定會好好招待你們!”

        江炎說完,大步走出了監牢。

        “江爺,恭喜您減刑出獄,專機就停在外面,等您登機!”

        大門外,一身戎裝肩扛將星的男子,畢恭畢敬向江炎彎腰說道。

        他的手下,赫然是一列荷槍實彈的精兵!

        而上空,一架超鷹47劃破長空,停在茫茫雪原之上。

        “多謝?!?/p>

        江炎隨意頷首,拽著繩梯緩緩升空。

        “全體都有,鳴槍開道,恭送江爺!”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萬里長空。

        超鷹47穿云破海,直奔東市。

        江炎低頭看著手上瑩白的骨戒,上頭古色古香的篆文刻著修羅令三字。

        骨戒是同獄的修老頭所贈。

        六年前,他初入雪原冰獄,飽受欺凌。

        眼看被人打死,修老頭出現,擊退那些惡人。

        跟修老頭接觸他才知,世上真有奇人,無事不通無事不曉。

        醫毒武功,天文星象,風水玄術,在他求知若渴下,修老頭毫不藏私都教給了他。

        直到五年前,修老頭突然離開,臨走把這枚骨戒送給了他。

        那時修老頭說,他要赴一個重要的約,第二天便消失無蹤。

        以他通天的能耐,神不知鬼不覺離開雪原冰獄,江炎毫不意外。

        不過,在他得到骨戒的時候,修老頭曾言,待他出獄,若還沒見到修老頭回來,就得去東市找一個叫林岳山的人。

        為什么要找林岳山,還必須要骨戒為信物,修老頭沒有解釋。

        他只說,只要江炎履行諾言,這年中元節,他必來東市找江炎,告知一個天大的秘密。

        “我都出來了,老頭你人在哪兒呢?”

        “看樣子,這約不想去也得去了,但愿不是老頭的惡作劇?!?/p>

        江炎搖搖頭,無奈一笑。

        修老頭與他亦師亦友,即便沒什么天大的秘密,老頭有吩咐,他還是得跑這一趟。

        只是之前被坑的無數次血淚教訓,讓他有些杯弓蛇影。

        修老頭人是挺好,就是愛捉弄人,每每不坑的人一臉血不算完。

        不過,在此之前,他還是要先回一趟家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兩小時后,豪華專機在東市機場降落,頓時引起四周一片驚呼。

        “我靠,這是民航嗎?什么飛機這么拉風,我怎么從來沒見過?”

        “這、這飛機我聽說過,超鷹47專機!造價兩億米金呢!”

        “這么高規格?到底什么大人物來了我們東市了……”

        在周圍人驚呼聲中,江炎歸心似箭,懶得走樓梯一躍而下。

        腳步不停,沿著記憶的方向,匆匆往家走。

        “媽,不孝子終于回來了,不知道您過得怎么樣了?”

        江炎邊走,邊期盼地喃喃。

        六年前,女友楊琳把人撞傷,苦求他頂罪,他于心不忍就同意了。

        然而父親早逝,一直都是母親辛苦把他養大。

        這些年,他日夜思念,最感到對不起的便是自己的母親。

        若非母親殷殷教導他做一個正直守法的人,早在跟修老頭學完本事,他就越獄出來見母親。

        趕到熟悉又陌生的家門口,江炎摁響門鈴,半天沒人開門。

        從門框上取出母親習慣性放的備用鑰匙,江炎直接打開了家門。

        重回家里,江炎目光懷念地緩緩掃向周圍。

        為了繳納法院判下的罰款,當年不少值錢的老物件都拿去變賣了。

        只見他印象中,屋內剩余的陳設未變,一如往昔,不過多了一些歲月流逝的痕跡。

        四面皆空,顯得屋內有些簡陋。

        可在母親的收拾下,一切還是那么整齊潔凈。

        “媽……我想您了?!?/p>

        雙手寸寸撫過童年時在餐桌留下的痕跡。

        江炎鼻子一酸,忽然悲從心來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“小炎,你長大了,以后媽媽老了,就陪不了你走完你的人生了,你一定要好好努力,過好你的人生!”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“小炎……楊琳家的事情我知道了,媽媽雖然想勸你慎重,但不管你想做什么就去做,媽都支持你?!?/p>

        “不管發生什么,你永遠是我兒子,媽永遠在家等著你回來……”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母親總是殷殷叮囑,不管他怎么不耐煩,總是憂心忡忡地無奈嘆息。

        江炎漸漸紅了眼眶。

        在監獄里待著的每一天,都備受折磨。

        突然變成勞改犯,他不知道這會給母親帶來多大的沖擊……

        是他這個兒子不孝,讓母親只能痛苦地看著自己一條路走到黑。

        江炎咬著牙,猛然擦了把淚。

        “從今以后,我江炎發誓,只在乎自己的家人!”

        “除了母親,我有恩必報,負我者,必讓他們以血來償??!”

        而后,他眼角余光看到床鋪上的工作服。

        “媽……現在在凌東商場做保潔?”

        江炎回想母親每每來探監,日漸滄桑疲憊的模樣,心痛如絞。

        整個人頓時化作一陣風,迅速沖出家門,前往凌東商場尋找母親。

        “媽,我回來了?!?/p>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凌東商場。

        一道消瘦的身影正在默默拖著地,面容麻木地拖著蹣跚的腳步,收起垃圾倒在垃圾桶。

        “哎喲!”

        哪知,剛一回頭,就見一拿著手機打電話的西裝男目下無塵,一腳踹翻了水桶。

        里面臟水登時灑了一地,也甩了不少在西裝男的褲子和鞋上。

        “我艸!老子新買的鱷魚皮??!”

        “老東西,你TM拖個地都不長眼睛??!”

        西裝男劈頭蓋臉沖著舒云就是一頓罵。

        舒云蒼老的面容,頓時劃過一抹惶恐。

        她急忙上前,卑微地哈腰道歉。

        “這位先生對不起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我來幫您擦……”

        說著,舒云趕緊從懷中掏出一塊干凈的手帕,就要幫西裝男擦拭。

        “等會兒!你別靠近我!”

        孰料,西裝男就像是碰到什么臟東西,退后好幾步,眼神仿佛看著蒼蠅一般嫌惡地瞪著舒云。

        “你身上那股味兒都快熏死我了,還敢往前湊,你惡不惡心?”

        “你不用過來,就給我跪下道歉,好好賠我褲子和鞋的損失!”

        “告訴你,今天不讓我滿意,我就投訴你!你以后都別想在這里干了!”

        西裝男的話,聽得舒云瘦弱的身軀不住顫抖。

        尤其當周圍人神色各異地看過來。

        同情,厭惡,嫌棄,鄙夷……

        自尊仿佛被人踩在腳底反復踐踏。

        麻木灰暗的眼中,也不禁劃過一抹悲哀和痛苦。

        可就算如此,舒云默默攥緊了手帕,也不想放棄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。

        “江炎還在獄中,要是沒有這份工資,我拿什么給他置辦棉衣棉襖?!?/p>

        “他待在那冰天雪地的監獄,會不會凍到?”

        一片拳拳愛子之心,支撐著舒云,勉強擠出一抹討好的笑容。

        瘦弱的身軀,又深深矮了下去,變得愈發佝僂。

        “對不起,您的褲子和鞋我都會賠的,求您不要投訴我,我不能失去這份工作……”

        “您的鞋臟了,我來幫您擦……”

        舒云說著,神情劃過一抹凄苦。

        她雙腿顫抖著,緩緩彎下膝蓋,就要西裝男跪下擦鞋。

        結果西裝男見狀,愈發惱怒地抬起一腳,就要朝她踹下去。

        “死老太婆,我說什么你沒聽見嗎?別拿你的臟手碰我??!給我滾??!”

        就在這一腳,要重重踹在舒云身上的時候。

        一道身影,忽然從人群后沖出來,直直擋在西裝男前面,扶起舒云。

        那人看著舒云,眼眶通紅,聲音艱澀。

        “媽……”

        小說《蓋世狂龍》 第1章 強龍回歸! 試讀結束。

        書友評價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  欧美黄片在线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dxfjn"></address>
          <ins id="dxfjn"><menuitem id="dxfjn"><font id="dxfjn"></font></menuitem></ins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<span id="dxfjn"></span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dxfjn">